小崗村 大包幹

1

世界中心-小崗村 大包幹  故事:

在安徽省安徽省鳳陽縣的小崗村裡,有兩兄弟。34歲嚴德寶的是農夫位,在自家的40多畝農田裡耕種,他說工作累了便躺在田地裡小睡,他對這裡生活很滿足。

他的39歲大哥嚴餘山是位商人,繼承了父親嚴宏昌「無工不富」的想法,他有一個創性格。嚴餘山很早便離家出外工作往外闖,並希望有一日能把小崗村好好發展起來。

5這是典型的中國家庭,與其他4億農民一樣。兩兄弟亦是典型現代化的中產階級,來自典型的中國村落。但他們都有一個不平凡的過去,他們改變了不只二人,而是整個中國及全世界。這個過去是由一個秘密開始。

二人的父親嚴宏昌出生在貧困的小崗村裡,嚴宏昌家有7位兄弟姐妹。嚴宏昌的父親是文盲,因為一次別人的嘲笑,其父親便堅持讓他完成初中。1962年起,亦即大鍋飯的年代,人民無論吃飯的份量,吃飯的時間,勞動的時間及工資都是集體和平等的。那時農民做得多做得小做得好做得懷,工資還是少得根本不可應付日常開支,唯有行乞,才能自救。因為行乞掙回來的錢比勞動掙回來的錢還多。

在嚴宏昌的記憶裡餓著肚子基本上佔著他人生的大部份時間。他還記得8歲一天回家的時候,發現父母弟妹都不在家,經鄰居告知父母餓得要往附近的縣去行乞。第二天嚴宏昌不得不告別校園,跟著村的人行乞去。

41973年嚴宏昌主要在縣負責一個建造工程,眼見工人根據做多少就能得多少工資。這次是他第一次意識到工人的積極性。

嚴宏昌回來,他下定決心,一定要把耕地分了,分田到戶。

1978年11月24日,初冬,小崗村有20戶農民,18戶戶主秘密開會,冒著危險,按下紅色手印並立下生死契約,約定每年必須上繳公糧。並以託孤的形式約定若誰因為分田耕種而坐牢,其他人必須湊糧湊錢也要把小孩養活到18歲。

因為當時的政策仍是「不許包產到戶,不許分田單幹」。包產到戶即將村內土地分開承包,而不再作集體管理。國家與農民簽訂合同後,一般規定農民將一定數量的農產品上繳給國家後 (即所謂的「包產到戶」、「包幹到戶」),其餘的農民可在市場自由買賣。因為分田耕種這行為正正與社會主義有著根本性的抵觸,它是一個極敏感的政治問題,所以他們的心是有其所顧慮的。不過為了生存,他們冒死也要拚出去。

第二年秋天,小崗村獲得了十幾年來的首次大豐收,溫飽問題解決了,上繳了公糧,還能留下自己的。雖然產量激增,但當時仍有幹部認為會偏離社會主義步調,並認定是非法行為。

2幸好,不夠1年後,改朝換代,鄧小平推行的正正就是這種非法行為。一時的反社會主義者變成民族英雄,他們的犯罪証據那生死契約,現在還放在中國國家博物館。他們的之後,傳媒沒有跟進小崗村。幾年後,小崗村民遇上了新問題。因為農產品大量增加,農產品賣不出,價格下跌,貨換不回錢。現在的村民雖然是不愁溫飽,但與城市比他們反而窮起來。所以,小崗村三十多年來其實改變不大。

2004年,沈浩當上了小崗村的黨支部書記。上任後,沈浩想讓小崗村重新發展起來。並希望通過土地流轉,重新把土地集中起來,以集體名義成立合作社發展集體經濟,並讓村民將土地出租予企業,希望引進外商投資。但遭到部份小崗村村民極力反對,認為此作法即是回到「集體大鍋飯」的年代並擔心土地收回後,會失去立身之地。

3嚴德寶和嚴餘山兩兄弟,正好反映現代中國農村人後代所追求的種種。弟弟嚴德寶最關心的是自己家裡的土地和房子。他覺得鄉村生活才讓他過得寫意。所有,他一次一次放棄進入城市工作的機會,寧願放棄進城,留在田裡耕種也不願意與家人分開。而他的大哥則認為當農民只能溫飽不可致富,無工不富,唯有發展工業才能致富。所以凡有機會,他一定不會放過。

現代中國就像這條小村一樣,可能要再走上改革的路,以前由一個共產極端走到另一個資產極端。現在是時候想想一條中間路線,繼續上路。